Rate My Life Again

This Is My Life, Rated
Life: 7.6
Mind: 7
Body: 8.4
Spirit: 6.5
Friends/Family: 5.4
Love: 7.3
Finance: 8.2
Take the Rate My Life Quiz
发表在 户外旅行 | 留下评论

出行索引

户外出行:

  1. 031001 九龙潭
  2. 040928 团波洼
  3. 060401 六里坪南坡
  4. 060610 海陀-啤酒溪-西大庄科
  5. 060701 翡翠岛
  6. 060708 小五台北台
  7. 060923 桃林口刘家口长城[领队]
  8. 061028 九八环线[领队]
  9. 061125 夜访西灵山北坡
  10. 070127 冬季小五台山涧口
  11. 070406 大五台[领队]
  12. 070421 九八环线[领队]
  13. 070501 云蒙黑龙密径
  14. 070518 太白山-厚畛子-汤峪-西安[领队]
  15. 070818 海陀西大庄科啤酒溪
  16. 080315 六里坪北坡[领队]
  17. 080411 库布奇沙漠[领队]
  18. 080501 九八六九第一次探路[领队]
  19. 080524 六九第二次探路B队[领队]
  20. 080711 小五北东[领队]
  21. 080926透明梦柯-敦煌-额济纳[领队]
  22. 090101六九第四次探路[领队]
  23. 090214小五台西台
  24. 090501六九最终探路[领队]
  25. 090718九龙潭三界碑独乐寺[领队]

旅游:

  1. 060429西安-华清池-兵马俑-乾陵-法门寺
  2. 090828三门峡-洛阳-巩义-安阳-正定-定州-曲阳-保定-满城[with小叔]
  3. 091002太原-佛光寺-南禅寺-应县木塔-云冈石窟
  4. 100125天坛-故宫-央美-798-鸟巢[with小叔]
  5. 100206吉隆坡-马六甲-兰卡威
  6. 100504沧州-献县-景县-泊头-南皮[with小叔]
  7. 100709昆明-琅勃拉邦-四千美岛-吴哥窟-曼谷-普吉岛-吉隆坡[with小叔]
  8. 101126兖州-邹城-济南[with小叔]
  9. 110501大五台[with小叔]
  10. 110522京都-奈良
  11. 110628沈阳-义县-兴城[with小叔]
  12. 110816成都-九寨-郎木寺-拉卜楞寺-兰州-西安[with小叔]
  13. 111230溶洞-白沙[with小叔]
  14. 120704圣塔菲-拱门-峡谷地-纪念谷-羚羊谷-布莱斯-锡安-洛杉矶[with小叔]
  15. 121224墨西哥城-普埃布拉-特奥提瓦坎[with小叔]
  16. 130718哥伦布-尼亚加拉大瀑布-多伦多-渥太华-纽约[with小叔]
  17. 131214拿骚-圣托马斯-波多黎各-迈阿密-芝加哥[with小叔]
  18. 140315大拐弯国家公园
  19. 140726盐湖城-大提顿-黄石-冰川-西雅图-奥林匹克-雷尼尔山-火山湖-红木-拉森火山-横跨美国[with小叔]
  20. 141022旧金山-加州1号公路-洛杉矶-大峡谷-羚羊谷-纪念谷-拱门-布莱斯-锡安-拉斯维加斯-死谷-红杉-优胜美地[with小叔&父母]
  21. 141122华盛顿DC[with小叔]
发表在 户外旅行 | 留下评论

七月的东南亚:一路遇见的外国友人

时间:2010年7月11日至8月9日
人物:我和小叔,还有外国友人
地点:昆明、老挝琅勃拉邦、缅甸暹粒、泰国曼谷等

这一路多灾多难,也和几个外国朋友聊过天。

昆明开往琅勃拉邦的国际大巴上认识了Ohad。他来自以色列,已经旅行了四个月,正要结束自己的行程。他从家乡以色列飞到泰国曼谷,又转战尼泊尔的安纳普尔纳大环线,接着跑到蒙古,再入境中国转了一个月,正要离开,打算在老挝转转,最后过境到曼谷飞回家去。在车上我们一起谈户外的感受,他提到爷爷是以色列魏茨曼研究所的教授。(我心想真nb!)还谈及自己对中国的喜欢。到达琅勃拉邦后,我们一起徒步了一个小时来找旅馆,充分发挥了穷游精神。第二天一早他去找更加便宜的旅馆,而我和小叔留下了,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Clement,来自浪漫的法国。实在是太浪漫了!我和小叔在独享了一晚四千美岛朝向湄公河的小木屋后,第二天下午Clement来了,一起来的还有他的摩托车以及被烧伤的腿。他也旅行四个月了,在越南买了一个摩托从南到北悠闲地骑了两个月,然后又进入老挝从北到南骑了两个月到了四千美岛。实在惭愧啊,我们用了8天就把老挝从北到南走了一趟。Clement非常爱笑,笑起来像是。。像是。。。像是格格巫。他说他再也不回法国了,再也不回巴黎了。他工作上不顺利,又刚和前妻离婚了。他正在等新的女朋友,他们要在曼谷会面,然后一起去中国,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美。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停下来,是四个月还是一年。总之他不想回去了。那个湄公河边的夜晚非常惬意。他在说自己的经历,他当电影制作人的经历,他旅行的经历,而我只能告诉他中国是一个多么有意思的国家。在我的介绍之下,他太想来看看这个连facebook和twitter都访问不了的国家了。可惜只有一天晚上,第二天早晨我和小叔匆匆离开,留了一张字条给他,希望在柬埔寨看到骑着摩托的他,可惜我们再也没有见面。(倒是在Gtalk上总是看到他,会热情的打个招呼。后来,他去了新加坡、香港、菲律宾,他尝试了,但没有拿到中国大陆的签证。再后来,他回到了巴黎。)

一对丹麦情侣。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一路上太多次的见面,让我们不得不认识对方,但却没有过多交流。只知道男生和女生都本科毕业,24岁吧。男的是学电子工程的,女的是引产护士。小叔说他们来自童话的国度,太有贵族气质了。在万象我们同住一个旅店,同程一个bus到四千美岛,又同坐一辆大巴到暹粒。还记得他们俩胳膊上有同样的纹身。

Sokmean,柬埔寨的僧侣。我们是在吴哥窟二层的回廊里碰到他的。他很愿意和游客聊天,也有非常多的谈资,说柬埔寨的经济、教育、佛教、历史、邻国关系、国民性。我告诉他很多中国的事情,他很淡定。他虽然没有出过国,但愿意出来看看,他最想去日本,其次是中国。

Carol,一个彪悍的爱尔兰大姐。我们一起离开乘船离开四千美岛,一同经历变态的老挝-柬埔寨边境(最变态的还是我们祖国和老挝的磨憨口岸),她要去金边,而我们去暹粒,谁也没想到我们会再见面。正在我和小叔在暹粒发愁包车分摊费用的时候,她奇迹般的出现了!她在Bluepumpkin的门口发愁自己怎么去远些的景点!我们一拍即合。一起包车玩了一天。才知道她四个月前刚刚结束了一期博士后,旅行了四个月,和Clement一样也是越南加老挝,但她是骑自行车走的。她再也不准备做科研了,马上要去印度尼西亚去做动物保护的志愿者。真是太神奇了。她觉得我一路上说的太多,所以不让我说话,拼命和小叔聊天。我们的旅行风格非常相似,都不喜欢照相,拼命节俭,对吴哥窟内寺庙的好恶也颇为一致,最后我们一起吃了晚餐,便告别了。

一个不记得名字的英国老太太。结束了柬埔寨的行程后,在曼谷和马来西亚我们没有期望和任何路人再次建立朋友关系。因为这里实在太发达了,所有人都不需要结伴。碰到的旅行友人很少互相打招呼。就在这时,一场公交车上的暴力事件把我们和一个话痨的英国老太太联系在了一起。她本打算参观结束后,当日返回吉隆坡。因为担心暴力事件升级,在我们的劝说下就住下了,并且晚上和我们一起租船去看了萤火虫。她很热情,话很多。后来我和小叔发现她对谁都异常热情,甚至包括说了谎的司机。我们甚至有些头疼碰到这样一个同伴。

此外,从万象开往四千美岛的大巴上有法国的四口之家,小男孩一路都喊papa,小女孩快到叛逆期了。我们选择了不同的岛屿,虽然知道他们最终也会去吴哥窟,但没有期望能够再相见。谁知在小吴哥里看浮雕时竟然又碰到他们了,小男孩喊papa的样子和声音我现在还记得,非常好玩。

附:
拖欠了很多游记。最过分的当属这次为时一个月的旅行。此外,还有两条长线:2011年8月的甘南川北,还有2012年7月的美西国家公园自驾。我尽量更新吧。

发表在 户外旅行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我的美国梦——乱谈科研(4)

我在国内拿了博士学位(PhD,南开大学),来美国的契机是做博士后(Post Doc)。目前所在的Texas A&M University化学专业研究生排名,全美19。无机化学全美排名第6。正是因为在国内有相当长的研究经历,这一年在美国便有了对比的参照系,可以更加突出的体会美国高校的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生培养中的种种现象。

美国的就业是很实际的。市场细化也相当成熟。化学作为基础学科,研究生阶段的化学研究主要以锻炼学生独立的科研能力,为日后进入科研圈做准备。这样学生选择化学作为研究生阶段的主要学科时,目标是比较清晰的。而中国国内,由于对化学学科的定位偏差,大多数的硕士和博士生仍然作为分开招考(除北大和清华等校外),再加上学生从高考开始的盲目选专业。不加思索一路读到博士,才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做研究的人不在少数。

人力资源和科研补贴

TAMU每年化学研究生招生30-70人不等,全系Faculty约60人。有基金资助的有名气的导师每届可以招3-4个学生,可见大多数老板是无法每年招到学生。化学系要求研究生为系里担当实验教学任务(TA)服务一年,并支付工资(约1700刀/月)和免掉学费(约6000刀/学期)。如果教授有基金资助,并愿意让自己的学生专注科研,则可在余下的几年中,为学生代交学费并支付工资。由于美国数学、化学、物理、生物等系劳力密集且就业前景受限,再加上美国重文轻理,以上科类研究生的生源并不充足。因此,这些科系基本不会收取高昂学费,反而是学生可以在读博期间拿到相当可观的工资来维持在美生活。但热门学科,如医学、商科、计算机等研究生学位,除了非常优秀学生申请到奖学金之外,其余学生都必须支付学费。所以,在美国做化学教授,能供养学生,是非常不容易的。在美读理科学生的生活也比较富足。相反国内普通高校的化学系学生,只能拿到国家和教授提供的较少补贴,甚至不足以支付自己的日常开支(好消息是,近三年来,中科院和教育部陆续出台新政策,给在读博士研究生提高生活补贴,目前博士研究生补贴数额从一千元每月至两三千元每月不等)。

在如此高昂的付出下,老板对于学生的重视程度自不必说,有的老板甚至非常Push学生(压榨?)。学生的目标也都是PhD学位。tamu招来学生的大体情况。在美国国内招来的普遍是州立大学,甚至更低等级学校的学生,中国学生则来自北大、清华、南开、南京、武汉、山东等大学的名次很好的学生。故一年级课程学习,往往前几名都是中国学生。但由于中美两国教育模式不同,中国教育更重训练,不重视创新培养,以致太过机械化,所以在研究生阶段的科研表现很难以学校出身而论。

学术金字塔尖

美国最优秀的理科本科生(如TAMU这类学校最优秀的本科生)往往会选择顶尖级名校进行研究生阶段培养锻炼,当然那些学校同样也招收中国最优秀的学生。这些最优秀最有创造力的学生,在顶级名校最好的条件下,为最Push最有前瞻力的老板研究着最前沿的课题。这基本就是美国/甚至是世界学术金字塔的尖顶。可以说,几乎所有学科所有重要的问题与研究方向,在这些顶尖名校中都能找到对应领域的大牛。在这些大牛之下,真正厉害的学生涌现出来,可以获得推荐,与其他领域的大牛进行合作。由此,极有可能,将不同领域衔接起来,诞生新的大牛。这些名师,高徒间的师承关系与新的科研方向之诞生,也是学术的重要“八卦”。自此向下自不必说,更多的教授做一些有特色的,或不那么重要的问题,或者为一些重要问题做补充。但总体来说,美国研究生专业排名前50的学校,普通教授的水平不会太差。

中国的研究机构距离这个学术金字塔尖究竟有多远。生源:最优秀的理科学生中大部分来了美国。研究课题:在中国真正研究重要问题的人非常有限。最明显的是,诸如像我一样在国内进行过科研培训的人,来到国外,发现课题和研究方法都大不相同。实验仪器:大型原创型实验平台还是很缺乏的,虽然国内能购买商品化的仪器,但真正的重要科学研究工具都是专门搭建和自行调制的。学术交流:国内的学术会议真正讨论学术问题的不多。研究导师:导师的水平和眼界很大程度上来自他在研究生和博士后阶段受的科研训练,此外也与他是否一直参与一线科研(按时阅读文献甚至进行实验操作)有很大关系。近些年,国内中青年学者水平高的很多,他们有不少是来自国外的博士培养与博士后训练,同时还一直参与一线科研。情况也在逐步改善,能达到美国Top 50学校里普通教授水平的人,在中国高校可以看到逐渐出现了。但由于目前学术金字塔塔尖几乎全在美国,所以可以说中国在这个级别上几乎为零。但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华人进入到这个塔尖,在美国的研究所和大学工作。

课程培养

中美研究生课程设置形式类似,但授课质量还是相差太多。一位本科北大的学生在TAMU群论课前预习,课后疯狂复习,考前认真备考生怕挂掉。据他说如此拼命学一门课,此生还从未有过第二次,可见这里课程之难度。几乎所有研究生课程的任课教师都是同时兼顾教学和研究(系里也有专门的讲师教席,只给本科生讲课而不搞科研),甚至还有从事了几十年研究的知名教授上课。这与国内作秀的院士讲堂颇有不同,这是实打实的给研究生讲课。

学术讨论

做学术报告,墙报展,或者进行毕业论文答辩都算学术讨论。在美国,我目力所见的学术讨论,都是实打实的,有各种讨论,争辩。一个博士答辩,问题甚至可以问4个小时。而中国学术圈,从来都是很少问题,一团和气,嘻嘻哈哈,走个过场。这当然和中国孩子自小学以来的课堂压抑有关。但也反映出中国学者们,不具备扎实的学术功底。在美国正常的学者,不怕问题,可以和提问者自由的沟通交流,一来他们参与一线科研,知道来龙去脉,二来他们熟悉最新文献。而中国做报告的老板们,被几个内行就能问得手忙脚乱起来,这样就实在有些不给面子了。所以自然也就无法讨论交流了。

其他

总的来说,美国给天才型的学生机会,成为世界顶尖的研究人员,中国孩子如果有这方面的天赋,只能靠出国来实现。但如果说到科学研究的意义,那则是另一个话题。换句话讲,在那里拼凑数据,以发表文章为目的和理想的,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这真的对科学有帮助么?此外,科研也受潮流和时代影响,有些学科(如计算机、神经科学)在重要的领域和分支,对人类有极重大的意义,再加上新近取得重要进展,十分有生命力和活力。而像化学,已经长久没有重要进展了,只有与纳米科学相关的,与能源问题相关的领域得以继续发展。

发表在 化学科研, 美国德州 | 留下评论

我的美国梦——玩出花样(3)

要论玩在美国,最有名的就是自驾游(Road Trip)了。中国留美学生们靠着自己奖学金攒下的积蓄,开着二手汽车或者租车,走遍了美国大陆本土、阿拉斯加、夏威夷以及其他海外属地的大好河山。美国自然风光确有独到之处,尤其是美国西部诸多国家公园的瑰异地貌,伴随着一堆耳熟能详的名字,黄石(Yellow Stone)优胜美地(Yosemite)大峡谷(Grand Canyon)拱门(Arches),以及加州一号公路海岸线风光和阿拉斯加的冰峰与极光。但是!寻古和感受文化的魅力,此处实在略显无聊,除了印第安人留下的少量遗迹外,就数东海岸费城独立厅了。真的想要走入美洲历史还是要去墨西哥玛雅遗址,秘鲁马丘比丘等遗迹。(一则我们需要重新签证才能再次入境美国,二则暂时没有充足的资金,南美的计划先埋在肚子里吧。)由此观之,融合自然风光和人文特色之大成者非西藏莫属啊!

美国自然风光有特色,就不得不提美国的国家公园系统(National Parks),又是一个系统(美国人都有分类强迫症啊)!这个系统涵盖了全美最重要和最有特色的地貌、人文历史景观,除了国家公园外,还包括国家纪念地、国家旅游区、国家历史公园、国家景观穿越路线、国家海岸线等等,其中国家公园为此体系中的最高级别。最近刚刚听说一个有趣的例子,美国东部的Appalachian National Scenic Trail国家景观穿越路线,几乎纵穿美国,全长2184英里,折合3515公里。

目前我们去过5处国家公园(巨洞Carlsbad Caverns、拱门Arches、锡安Zion、峡谷地Cayonlands、Bryce Canon)、一处国家纪念地(白沙White Sands)、一处国家海岸线(Padre Island)。美国公园的门票价格一般都是按车计,而非按人计,买票时也无需下车,像国内的收费站一样。国家公园的门票相当便宜,如果出游较多,可购买年票,80美元/车,所有公园都包括其中,单次购买单日门票10刀-30刀不等。每个州还有自己的州立公园,往往也有类似的规定,德州州立公园年费35美元/车。美国旅游极少有乱收费的情况(除了我们此次去的隶属于印第安保护区的羚羊谷有此嫌疑外),园内也都要依赖自驾,很少有公园摆渡车(除了夏季的锡安Zion国家公园外)

美国公园内的人工修葺少,限制也少。在国内经常遇到景点把稍有危险的路就用铁链拦住,生怕游人伤亡,给公园带来麻烦,和我们的政府一样,颇有“家长”作风。这种家长作风,一方面源自对孩子和自己能力的极度不自信,另一方面源自拥有权力后的炫耀感。而美国公园里只有个牌子,告诉你走偏了。这里提倡责任自负,安全自担,给你最大的自由度来接近自然。美国的家长带着孩子旅游的颇多。美国的家长是我见过的“最没正形”的家长了。在一些我看着颇有危险的地方,这些家长带着孩子爱怎么爬就怎么爬,完全不会阻拦。一个6-7岁的孩子在危险的地方下降结果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他爸爸过来搂住孩子,等孩子哭完,抱了抱他安慰一下,但完全没有责备。小孩子的兄弟过来也只是陪他坐着,等他不哭了就跑去自己玩了,过不了五分钟仿佛啥也没发生一样。这样的经历无疑可以缓解孩子的挫折感和失败感。另一个15岁左右的孩子,在石头上跳来跳去就像羚羊一样矫健灵活,很快就上升到我根本不可企及的高度,他妈妈在石头下面,不仅不担心,还和周围人高兴地聊天,连孩子登顶后的照相都没顾上。这就是美国的“家长制”,是不是和国家公园对游人的要求有一些相似呢?美国的孩子在这样无拘无束的、充满鼓励的进行着他们力所能及的冒险。这些孩子怎么会不自信呢?这也许就是美国教育中自负的本源。以做科研为例,美国学生被老板欺压的很少,他们都会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能够成功,尽管有些时候事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但首先人家在气场上是充足的。万一!我是指如果这个孩子是天才,在美国的我所见到的教育体系下,这样的孩子获得的成功会是相当可观的。但即便天才成功了,就就像那个孩子攀上了高处,其他人在低处也照样聊天开心,就如同他母亲一样,最多鼓一下掌而已,而非嫉妒算计或是膜拜如天人自惭形秽。

除了这些风光外,在美国可玩的太多了。由于前面提到的这种宽限制,在美国可以玩的东西五花八门,我见过的听过的就有打枪、玩冲浪、钓鱼、船、射箭、跳伞等等。不要看种类多,对于每种的限制和规定也是相当详细,比如钓鱼来说,要买钓鱼证才能合法钓鱼,钓来的鱼必须量取尺寸,不足的必须放回水中。如果违反,会有专门的鱼警来检查,查到后就会重罚或者禁钓。美国的自由自在是有非常冗繁的制度作为基础和保障的。所以玩出了这么多花样,也玩不出规定和制度的约束。

发表在 美国德州 | 留下评论

我的美国梦——生活在德州小城(2)

定居不同于旅行,无论开始你多么不喜欢一个地方,时间长了,总是会怀上某种对家的眷恋和偏爱。我们住在位于美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德州(Texas)休斯顿市(Houston)北面约150公里(90英里)处的大学城(College Station),它和布赖恩(Bryan)是紧邻的双子城,两城总人口约23万,两城一起,全美排名80多(人口排名),单独算就都是百名以外了。

虽然城小,可谓是应有尽有。与同样人口规模的中国城镇相比,其基础设施和现代化程度之高令人感慨。教育资源:这里有我目前从事博士后研究的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德州公立大学中排名第二(略逊于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全美公立学校排名也在前20-30名,本科全美公立私立大排名58,研究生院以工程、商学院、教育管理、农学最为出色。仅图书馆等硬件设施的开放程度而言,不逊于美国任何档次的大学(与我们拜访过的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UT Austin)、纽约大学(NYU)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对比)。高中:我曾到过James Earl Rudder High School看过交响乐演出,里面的硬件设施胜于我毕业的天津南开中学。据听闻此校并非College Station最好的学校,当地高中硬件优良可见一斑。

购物资源丰富,拥有各类大型连锁超市,比如,两家沃尔玛(Walmart)、三家HEB(食品超市)、两家Target(电器日用品)、BestBuy(电器)、Kroger(食品超市)、Ross(衣服)、Barnes&Noble(书店)、Hobby Lobby(艺术品和艺术用品)、Sam’s Club(化妆品,目前还没去过)、电影院(Cinemark)、卖车的各个品牌车行、Autozone(汽车用品超市)等。甚至这里还有一家专卖食品用品的中国超市(大同超市)。各类美式快餐店自不必说了:麦当劳、肯德基、赛百味(Subway)、Burger King(汉堡王)、Potbelly(也是汉堡)、还有披萨快餐(Papa Jones、Schlotzsky’s)、冰淇凌店(Dairy Queen、Yogurt Lands)、墨西哥快餐Chipolte(大饼卷米饭)。所有的店铺都是平价,不同地域也差别不大(仅在赌城拉斯维加斯附近见过高价的Subway和加油站),在这里大可放心的走进一家认识的餐馆,而不用担心菜单价格。

这些连锁的超市和快餐店遍布全美,购物结束的收据上甚至可以看到该店的编号。美国人很擅长建立完善的体系,他们的政治法律系统我少有接触实例。但连锁超市系统与邮编地址系统却是每天都影响着我的生活和出行。虽然受到电子邮件的压力,美国邮政至今仍然坚挺,地址信息和邮编仍然是一个人来美后最重要的信息之一,以我目前的地址为示例:
1501 Anderson St
College Station, TX 77840
其中
Adnderson为路名,St为Street的缩写,是路的意思.1501是门牌号。
College Station是城市名称,TX是Texas的缩写,77840是邮编。

有了这样两行简单的地址信息和邮编后,美国的GPS系统可以轻易找到任何一个住址。当然旅行时来到陌生的地方,仍然可以住同样牌子的旅店(Ramada、Motel6、Super8、Travelodge等)可以在路边放心的买同样的食品,无需焦虑。但这样的系统把全美所有的小城高度同化,成了几乎相同的模样,美国人的购物真的是简单放心却丧失了可贵的多样性。我们原来在国内旅行时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到了陌生的地方,在路边吃当地的特色:昆明的木瓜水、牛肉干巴、罐罐,邹城的山东煎饼,满城的吊炉烧饼,南皮的驴肉火烧,洛阳的水席,成都的兔头、龙抄手、串串香。当我们离开德州,驾车3000公里来到亚利桑那小城佩奇(Page, Arizona)附近的印第安人保护区,看到了说着流利英语,开着皮卡,吃着美国快餐的美国原住民时,心里拔凉拔凉的。

类似佩奇这样的小镇,我们旅行时见到很多。但像College Station和Bryan这样级别的小城倒也不多见。难怪最近某网站评出的全美最适合商业发展与学习的小城中这里排名第三位。

在这样的小城生活是必须要买车的。否则,刚才说的所有体验,就变得不实际起来。美国是汽车的国度,德州更是开车的天堂,新车和二手车价格低廉,车道宽阔,高速路限速高(平均70英里每小时,120公里每小时),开车比较礼貌,油价较低(德州是全美重要产油区),也不堵车,很是舒服。所以在德州随处可见皮卡,有个朋友最近买了著名的皮卡福特(Ford)F150,真是越来越有德州气息了.在我们眼中,典型的德州乡土气息就是人又高又壮,喝上几瓶啤酒,开着皮卡,带着鱼竿和猎枪,自己有一片庄园,人单纯朴实,略有些傻傻的。有时我们不禁怀疑,这里当真和纽约、洛杉矶、芝加哥等大城市在同一个国度么?

发表在 美国德州 | 留下评论

我的美国梦——开篇 (1)

美国梦是个常见的词,大家都有对美国的憧憬和梦想。我无法给出每个人的内心想法,但对我而言美国梦有些与众不同。这里应该是理想国:政治制度完善、教育以人为本、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平和、碧水蓝天。更重要的是一种天地更加宽广的突破感强烈的吸引着我。回想大四到研究生喜欢户外这些年,每每出行之前磨拳擦掌准备离开久居厌恶的城市,走向大山远方时的感觉。这次离开中国天津,来到美国的感觉是一样的,但似乎更加诱人。因为我走出了,至少是短暂的走出了,国界的限制。以至于相较之下赴美临行前在国内的12日川甘陕游都玩不那么激动人心了。

但另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却迎来的是一个地理上和文化上都十分封闭的环境。美国中南部德州大平原中的一个小城,一个依赖大学而建设的小城。有人评价德州是Flat and boring,又大又无聊。如果考虑到我要开近10个小时的车才可以开出德州到达新墨西哥州边界的话,实在是应该给这个评价加个修饰“惨绝人寰”,惨绝人寰的大和无聊。在我还没买车并学会开车的时候,我的情绪一度失控。但当我有了车,却迎来了周六需要上班的噩耗。至今除了一次长途奔袭去新墨西哥州的三日游外,仍未能单独驾车开到过附近任何城市。计划下周日驾车两小时去休斯顿看画展可能是第一次尝试。但另一方面我却得以在这个小城中观察美国、尤其是德州的风土人情。这稍稍平复了我的怨念。

未完待续

发表在 美国德州 | 10条评论

本人近况

近一年没更新博客,本文为除草贴。以后常写!望大家监督。

2011年4月18日,我和小叔悄悄地领了结婚证!6月28日拿到了博士学位!8月2日美国博后的签证到手!8月28日和户外的朋友们告别!8月30日将拖欠已久的Review初稿完整交给了老板!9月1日踏上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飞往洛杉矶的飞机(首尔转机)!

这一年,博士阶段的科研任务完成了,要开始筹划学习新的技术探寻新的研究方向。

这一年,去了东南亚、日本、最近又来美国德州农工大学做博士后,在国内去了沈阳、甘南川北、西安等地,当然也着实拖欠了不少游记。

这一年,我和从拥挤宿舍搬出来的小叔有了自己的家,而后又千里迢迢地来到美国重新置备我们的家当。

感谢这一路走来的朋友和师长们。谢谢老大、昊哥、刘铭劼、晓鸡的盛情款待,期待我们在TAMU的平静而单纯的生活。

发表在 户外旅行 | 4条评论

Rate My Life Again!

This Is My Life, Rated
Life: 7.2
Mind: 7
Body: 7.6
Spirit: 6.7
Friends/Family: 4.7
Love: 6.9
Finance: 6.8
Take the Rate My Life Quiz
发表在 人生书影 | 3条评论

河南河北文化游(七,终)

这个访古系列游记,搁置了很久。今天重新拾起,把它做个终结。

自从去年9月起,我的旅行兴趣从对自然景观的向往,渐渐转移到了对建筑、社会和小人物们深入接触的渴望上来。原因是这样的。自然的美景是一种“出世”的体验,它震撼人心是因为它远离尘世的简单和纯净。而后面这些则不同,这些浸透了岁月沧桑的建筑,这纷繁复杂的社会,这如此丰富的生命个体,当这一切灿烂地展现在你的面前时,你如何能否定它的美呢?这是一种复杂之美,渗透着人性的复杂变化。好的建筑就像一部内涵丰富的小说,使用各类建材作为构建文本的符号,而能让人品味出如《战争与和平》、《红楼梦》般体验的便是已臻化境。每次旅行中,我试图做一个冷静的观察者,去看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个世界,看这些挣扎的人们,不去赞美或怜悯他们,不去指责或评判他们。看他们构成的这个本书是多么的丰富,看这个社会是多么的有滋味。尽管这滋味注定不是甜的,至少在中国不是。

这不仅让我想起了做科研和他们的差别。研究中寻求的是一种简单的关系,一种纯粹的美。它有时也会利用附属品来支撑,但绝非必须。

所以一篇如下的记录,可能更像是科研的笔记,而无法达到我旅行的本意了。复杂文本、色彩、声音的构建和创作,或许由于天生脑结构的差别,我实在无力企及,此生能在不断努力下勉强欣赏就已知足了。

2009年9月4日
前一夜从正定赶到定州又奔至曲阳。一夜蚊子无数,与之战斗精疲力竭。晨雨,湿漉漉的北岳庙里面只有我和晓姝两个游人,惬意无比。
修定寺塔在北岳庙南的小巷里,无人看护,也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因塔门被封,无法登塔。
曲阳回定州后,雨即停了。定州塔(即料敌塔)极高,号称中华第一塔。
晓姝素描之后,我们即赶往保定,去看大名鼎鼎的满城汉墓。

2009年9月5日
满城在保定市区西10余公里处。满城汉墓所在的山已经被辟为景区。两墓高悬在山顶,免除了“被盗”的悲剧。如今墓穴里堆放的亦都是仿制品,金缕玉衣、长信宫灯等文物已经名满海内,怎能还摆在这区区的满城西山?何止是满城,发掘地于那些文物而言不过是一个抽离的标签而已。这些文物,尤其是两件金缕玉衣,离开了满城汉墓便更像是孤魂野鬼般到国内各个文物展赶场。而满城亦无汉墓了,空空石室,可悲可叹。

保定市区内,只去了直隶总督府,这些清代末世的高官们:李鸿章、曾国藩疲于政务的地方。想来也不过是大房间、大院落而已,和今日的豪门旺宅怎可同日而语?在此处参观是,我是怀着嘲讽和不屑的,牌匾背后的“公生明”说的多好听啊,就像我们的“三个代表”一样。昔人昔事,谁对谁错都不可言说,今人今事更不敢论及了。一个游客义正言辞地追着导游逼问那些卖国条约,是不是李鸿章在此签署的?那股子正义感和无知感让我怕的很。

2009年9月6日

奔向北京,和NKGAs们会合一处,TNF室内攀冰,匆匆赶回天津。全文完。

全程部分相片:

河南河北访古(Henan&Hebei)

路线:


View 2009.9 河南河北访古 in a larger map

发表在 户外旅行 | 标签为 , , | 一条评论